Zack

我觉得我可以。。

【勋兴】不可描述2

下界的酒就是不好喝


张艺兴随意地将顺来的酒坛子扔到一边,挑剔地下了定论,翻身上树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抱着树干沉沉地睡去。


但是酒品不好的张小仙人睡着睡着就睡掉了下去。


身体瞬间的腾空感让他瞬间惊醒,却来不及做一点反应。


他条件反射地抱住头,却奇迹般地在坠地时没有感受到一点疼痛,昏昏沉沉的头脑被身底下一声闷哼吵着运转起来。


他后知后觉地拍了拍身下的东西,站起来。


站了好一阵子,也没把紧闭的两只眼睛睁开。


眼看着又要睡着倒了下去,他才慢上很多拍反应过来


自己刚刚....是不是摔到人身上了。


他小心翼翼地张开一只眼睛的小小缝隙,偷偷地看向树底,果不其然发现背对着他缓缓起身的,一个高瘦的身影,还有转过头便瞬间看破他的伪装的眼神,和黑如锅底的脸色。


完蛋了,张大仙人心头一凉。


朴西歪说下界人可不好惹。


跑路还是道歉?


张艺兴自顾自地陷入了纠结。


吴世勋本来很生气,他采着酿酒的果子一路走过来,只想找个地方稍作歇息,却没想到被树上摔下来的人砸到趴下。


而差点把他砸个半死的人居然后知后觉地又要睡过去了,还偷摸着睁眼观察他,当他是瞎的吗?


可当他看到面前一袭白衣的男子委屈又纠结的神色,就莫名其妙地消了火。


气氛诡异地尴尬起来。


一个装傻装睡,一个作为被害人不知道怎么开口。


最终还是羞愧的满脸通红的张大仙人咳了两声,打破了寂静。


这....这位兄台,咱们认识一下?

我....我叫张艺兴。


说完还用白白的袖子擦了擦头上冒出的虚汗。


哈?

怎么就自我介绍起来了?


吴世勋满脸黑线,却架不住那人心虚又透亮的眼神。


吴世勋。


啊?


我叫..吴世勋。


哦哦,你好呀。

带着微笑一起招呼的,是很深的酒窝。


不, 我不好。


吴世勋突然就很想开个玩笑。


果不其然,对面稀里糊涂的男子垮下嘴角,满脸不高兴。


下界的人果然都是小心眼。


张艺兴难得有些恶劣的想。


【勋兴】不可描述

注意!!!

⭕全篇架空

修仙小梗,还有还有!!

是甜的!

张艺兴在仙界的名号不是很好,虽然长得俊秀白净,却被谣传着有着不可描述的癖好。

来往的小仙们都听说张艺兴喝醉后从不让人接近自己的房间,有时还会从房间里发出诡异地撞击声和呜咽声。

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就乱了套,有的说张艺兴虽为谪仙却一点都不检点,有的暗自猜测某些不可名状的爱好,以讹传讹导致谁也不敢踏进张仙人的府邸。

而这边张艺兴听着那些风言风语却暗自庆幸留了个清净,他也不想去解释说到底真相如何。

因为他觉得不好意思。

是的,明明是十分清俊的仙人,喝醉后却一反平日清冷的模样,爱撒娇爱抱东西乱撒酒疯。声音是他抱着椅子瘫倒在地发出来的,而呜咽,则是自己被撞痛了耍赖似的叫出了声。

作为酒伴的朴灿烈和边伯贤听着好友的传闻一边乐呵一边劝着张艺兴出面澄清一下。

毕竟传的版本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花哨起来。

而倔强又爱面子的张仙人甩了甩自己白白的袖子,故作高冷,实际特别尴尬的丢下一句“不去”,
就气鼓鼓地溜达到下界玩去了。

朴仙人和边仙人望着他不着调的懊恼的背影,不禁担心看起来很可靠的张艺兴,到底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思索再三,作为张艺兴多年酒友的两人还是忍不下心,追着消失的背影赶了过去,同时心里念叨着:

张艺兴你可别整出什么岔子来啊

未完(to be continue )

emmmm  先放一点,晚上继续

【勋兴】凌晨

D.O哥的生日,是吴世勋最期待的时刻。


因为南韩的机场,迎来了张艺兴。


作为早就知道行程的非内部人员,吴世勋还是难得的没有念念叨叨把张艺兴的到来抖搂出来。


他们在私下的小小的生日宴末尾,在生日蛋糕将切未切之际,突然的,等到了疲惫赶来的张艺兴。


他还带着下飞机的疲倦,可能是很匆忙地赶来,连半遮住的口罩都没来得及摘下。


吴世勋在D.O的身后开心地笑着,看着因为吃惊和喜悦的队友们,还有赶来的露出甜甜的酒窝的张艺兴。


layhiong,快来坐下。


吴世勋熟练地招呼着,努力地保持淡然的神色,却钻着空隙溜到张艺兴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半强硬地将怀里的人往房间里面带,临到座位前,胳膊下滑到他的腰间暗示性又安抚性地揽了揽。


张艺兴抬起胳膊稍微用力推了推,暗含警告意味的眼光落到吴世勋微笑着又很专注的神情里,又自暴自弃的软化了下来,相比起远离,最终还是往吴世勋的怀里暗自靠了靠。


好久不见呐,大家,还有,D.O啊,生日快乐呀。


他看着许久未见的那些熟悉的面孔,止不住的笑意出现在嘴角的小酒窝里。


生日宴持续到好久。都是爱闹腾的孩子,都是玩心重的孩子,天真灿烂。


吴世勋始终将手臂虚环在张艺兴的腰间,静默的又固执地,将他环抱在他的领域。


酒是少不了的物件。


喜悦和欢乐的氛围是绝佳的助兴,而在一群快要醉倒的人中,他们两个的气氛却反差的十分沉静,一个基本一声不吭,一个默默喝酒。


layhiong去休息吧,很晚了。


吴世勋突然收回了手臂,冲着张艺兴正色道。


而面前的人很显然没有get到他话中的含义,睁着带着醉意的泛着水光的双眼,眼角都因为泪光透着红,他懵懵懂懂的嘟着嘴巴嘀咕着


世..世勋不和我我一起睡吗,我们之前不是一起睡得吗


酒量差到极致的张艺兴含含糊糊地嘟囔着,双手抱住吴世勋的一只胳膊撒娇似的晃晃,整个人都要像树袋熊一样趴在了他身上。


吴世勋望着分别很久的恋人醉酒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当着众多醉鬼的面一把抱住张艺兴,久久地将头埋在恋人的脖颈间贪婪地呼吸,熟悉的香草蛋糕和淡淡的酒精味一起将他环绕住。


好想他,特别特别想他,我的艺兴。


崩在脸上的故作成熟的面具脱落下来,露出了本质依旧是占有欲十足的青葱少年。


张艺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朦朦胧胧感觉到有人不停地亲吻着他,带着珍惜和依恋。


而等闹钟尽职的在凌晨叫醒他,他才发现自己被吴世勋整个抱在怀里,安抚着睡觉。


少年没有睡,眼睛里通红的血丝和冒出的青色的胡茬显得他很憔悴。但是他看向张艺兴的眼神却亮的发烫,珍惜又深爱。


早上好layhiong。


熟悉又生涩的早安吻。


早上好,我的世勋。



(应某个xxer小可爱的甜文)


【勋兴】拒绝(短短短短篇)

世勋xi,对我只是依赖吧,并不能说是喜欢。
只是存在的一点点错觉,被美化成了爱。

张艺兴在笑着对他说,吴世勋看着平日里他最喜欢的小酒窝挂在那个人的脸上,漾的很深。

但是layhiong,像是认真地在说。他心想。

吴世勋还太小,他仅仅清楚自己对于这个哥哥有着很异样的热忱,他理解成喜欢,那既然喜欢,就冲动地告白。

但是我很喜欢呆在你身边,抱抱你,layhiong。

吴世勋有点理亏的,又无力的辩解道。

但是世勋xi也很粘着D.O呀,还有队长,对吗?
只是像喜欢他们一样喜欢我,别想太多啦。

lay好像当真以为吴世勋是在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以为他的弟弟只是想撒个娇。

少年人站在他面前脸红着嗫嚅着告白真的吓了他一跳,肯定不是恶作剧,就是错觉吧。

他乐观地想。

layhiong,我......

吴世勋还想说些什么,却又找不到方向来说出口,甚至懊恼到自暴自弃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对张艺兴,是喜欢。

而他告白的主人公已经越过他转身招呼着他进待机室,还带着他特有的善意的理解的笑,挂着很深的酒窝。

很生气。

吴世勋烦躁的想。

下次,下次一定要好好地说清楚。

一定!

他快步走向张艺兴,带着莫名的一股决心和气势,却在进门处,听到张艺兴轻轻的一句话

我对世勋呐,永远都有着对弟弟的喜欢。
但是,只能到此为止了,抱歉呐。

吴世勋承认,他那时候看到的,是张艺兴温和的,却又冷酷的拒绝。

吴世勋是个胆小鬼。

那一眼万劫不复,却再也没敢尝试。

(沉迷虐恋)

【勋兴】成熟之后

吴世勋的手机里,属于张艺兴的信息栏很少在深夜亮起过。


至少对于lay回国发展后,是这样的。


刚分别时候的恋人总有说不完的思念。


明明一个个通告赶得又急又要命,却还是钻着空隙的一点点时间维持着短小的,文字的联系。


可张艺兴从不在深夜里,聊起话题。


吴世勋明着暗着问了很多次,得到的不过是你晚上得好好休息不能太打扰你之类,一些太过浅淡的回复。


异国恋太辛苦了,吴世勋无数次在脑子里徘徊着这个念头,直到某一天无意间对张艺兴说漏了嘴。


对面还在跟他打着电话的人突然就哑了声,沉默了很久,明显压低的生涩的汽水音带过来一句话,隔着漫长的声波:那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点吧。


挂断电话的信号声响起时,让吴世勋心凉了一截也慌了头脑。


他隐隐约约觉得感情不会很顺利,但心底里,依旧私心不想分开,他很过分地贪恋着,张艺兴对他只属一人的偏爱。


可等他无论如何联系张艺兴,他的lay哥哥,得到的总是无人接听或者生疏的理智的,我们好好想想吧,的回答。


他头一次慌了神。


只好在晚上无助地无措地又死皮赖脸地求着边伯贤,联系他最爱的lay,他的艺兴。他知道他最近过得不好。


明显放低了身段低声下气地请求却被平日里总是笑眯眯充当和事佬的边伯贤拒绝,他在要求不得愤怒地离开边伯贤的房间时,听到身后的人刻意冷漠的提问:


你知道,lay为什么从来不在晚上找你吗,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


吴世勋很想说些什么,却被边伯贤打断:


深夜是最滋生想念的时候。他爱你远比你想象的要深很多,就好比他会强硬地克制住自己,不要去太想你。


吴世勋不懂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回去,又浑浑噩噩地摸出手机,一条一条查看着张艺兴每天发过给自己的消息,以及,以及自己小孩子气的幼稚的对话。


太累的太辛苦的不是自己这样的幼稚又不成熟的臭小子,而每天强忍着思念又不能给吴世勋造成不好的影响的,他的lay哥哥。


手机鲜少的收到了他特别铃声的lay哥哥的信息,在深夜。


:世勋觉得累了,那我们分开吧,哥不想让世勋,觉得有负担,好吗


吴世勋双手颤抖着差点握不住手机,就因为自己无故的一句话,让本身就压力很大的承担着哥哥身份的张艺兴承受更多。他几乎要哭了,打出:不好 的回复。


他不想分开。


吴世勋等了很久,没有等到回复。他忍不住将电话拨了过去,万幸的是接通了。


两边接通的电话,只能听见呼吸的声音,只是有一边稍显急促。



吴世勋还是忍不住开口。


以后世勋会努力成熟起来,值得让哥哥依赖。之前的事,非常对不起,lay哥哥。


所以,不要分开,好不好。


吴世勋等了很久,电话没有被挂断,那头的人却也没再说话。


他等不及又开口:


以后哥能不能晚上也和我 说说话,我很想你,lay哥哥,也是吧,在晚上的时候,会更加想念,以后都不会再提分开了,要永永远远在一起,好不好,哥



带着哭腔的软软的声音透着手机传了出来,吴世勋一边心疼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太幼稚没头脑。


但终于,皆大欢喜就一切都好。



(想着是想以悲结尾的,但是最后还是有点狠不下心吧。愿望世界和平,cp能在一起,晚安)


  头一次开车,新手上路实在是开不出感觉

  (哭辽)将就看看吧

(勋兴)kiss me (part three)

吴世勋的场合:


喜欢上一个人的心理活动是什么?


吴世勋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一个提问。


那时候的自己只会嗤笑爱恋中的人黏黏糊糊什么都放不开,爱的要死又纠结地要命。


可等到真真正正自己爱了,别别扭扭度量小到可怜吃醋又酸的要命的自己,又让他反复陷入困境。


他开始很不会控制住自己。


看着张艺兴的时候会长时间的呆住,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在护着,提防着随时有可能乱入的其他队员们,手臂常常宣告意味十足地环住张艺兴的肩膀,眼睛冷冷地注视着周围。


而对于张艺兴的话语会极端敏感,耳朵好像会自动过滤出自己喜欢的甜甜的汽水音,身体会比思维更快一步做出反应,朝向张艺兴的身边。


会对张艺兴的回答和说话方式极其捧场,嘴巴常常在他自己还没发现的情况下,就笑得很开,眼睛弯弯的,头永远偏向有着张艺兴的一边。


因为不管怎么样,他觉得张艺兴就是可爱,无论是在做什么还是在说什么,过滤到吴世勋的眼里就全是可爱,喜欢,想要。


喜欢到吴世勋只想把他抱住带回家,像个幼稚又占有欲十足的孩童一样把他锁在房间里一直拥有他。


可他还不敢,而对于张艺兴越来越露骨的视线和情欲却先一步引起了队里其他成员的注意。


吴世勋幼稚到可怕,他觉得喜欢一个人那就是喜欢,要宣告全世界一样告诉别人喜欢。


吴世勋又偏执到可怕,他认定的人从来都是坚定不移,不能撼动。


大哥找上他的时候,他正盯着张艺兴练舞的背影出着神。


他被叫出去就迎面遭到了半五十大哥委婉的质问,他说


世勋呐,你 是不是太黏着lay了。


吴世勋敏锐地察觉到他可能暴露了什么,却也很是坦白地说出了实情


哥,我喜欢lay哥哥,是对像爱人 那样的喜欢。


他看向欲言又止的包子脸大哥,甚至打断了接下来的劝告,固执又盲目自信地对面前的人挑明着说:哥,你不用劝我,lay哥哥 会爱上我的,他也只能是我的


接踵而来的还有队长和其余几个人的劝告,可吴世勋固执的像块冷硬的石头,拒绝对任何人敞开心扉,也拒绝任何人给的善意提醒和忠告。


他想,从他爱上张艺兴的那一刻起,骨子里的偏执就完全被激发出来,他占有欲十足地护住张艺兴,却又胆怯地不敢说出爱,只能一直等待着,等待着张艺兴,爱上自己。


他开始暗戳戳地去招惹他。


他总是环住张艺兴的肩膀,搂住他的腰,为的是努力的去让张艺兴习惯上自己在他的身边。


可他又近乎变态地贪恋着张艺兴身上甜甜的奶油蛋糕味,身体的心理上的双重煎熬拖着他离开又在某些时刻渴望地叫嚣着离他更近。


他终于在某一个不怎么恰当的时期提出要一起睡。


他单纯的lay哥哥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也没有意识到吴世勋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软软的奶包,更别提 他最爱的弟弟,对他有着下流色情的想法。


吴世勋会在某些时刻厌恶起自己,像是一个钻着空隙溜进张艺兴的世界里的很可耻的小偷,什么都想要,却也什么都不敢拿。


他怕他最爱的lay哥哥,讨厌他。


他最怕他最爱的lay,讨厌他。


所以胆小鬼吴世勋一直以为睡梦中模糊地看到张艺兴盯着自己的热切的视线都是臆想,他甚至在脑子里默默地把强迫张艺兴在自己身下承欢的场景演戏了无数次,但如果那样做,他不敢。


胆小鬼的吴世勋。


可某一天早上嘴唇上感应到的炽热的呼吸让他的思维瞬间爆炸。


那是他的lay哥哥,去tm的害怕被讨厌。


他瞬间翻身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吮吸着挑逗着自己整日整夜想着的lay哥哥的柔软的嘴唇,撕咬着他丰厚的下唇直到两个人的嘴里都弥漫着血液的味道。


手早就不自觉地摸上了张艺兴的身体,他下半身硬的发疼。


自己日思夜想的爱恋对象想要吻自己的认知让吴世勋一下子发了疯,他甚至想不管不顾刚是早上,就把他最爱的lay哥哥扒干净吃进肚子里。


身下被吻住的人想逃跑,吴世勋突然就慌了神,他怕他突然间反悔。


他用了很大力气又把想要逃走了张艺兴抓了回来压在身下,带着讨好又内心忐忑的亲吻,然后腻在张艺兴的耳边轻轻地开口:


layhiong,我喜欢你,你 也喜欢我的吧


...


像小孩子耍着脾气,带着撒娇的卑微的讨好,和偏执的占有要求


我爱你,那你 就一定要爱上我


可是还好,他吴世勋,遇上了张艺兴。


没有什么比互相喜欢更令人心动,更别提自己爱着的人 能爱上自己一切的幼稚和偏执。


他爱张艺兴


而这个世上最好的事他吴世勋都占上了


其一 他爱上了张艺兴


其二 张艺兴恰好也爱他


PS(我自己也不知道写的是啥,凑合看看吧-_-||心理描写一直挺不到位的,但是我心目中的吴世勋一直像是个偏执狂,虽然我好像没描写出来那种感觉(哭),圣诞节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写文,但还是紧赶慢赶地把这篇更了出来,迟来的大家圣诞快乐鸭)


(勋兴)kiss me (part two)

(part one)http://zack7541.lofter.com/post/1fc14a5a_12d13051b


张艺兴的场合:


是什么时候关系变得不那么正常的呢。


他时常反问自己,思考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握紧双手,嘴角向下撇,带着愧疚和庆幸。


张艺兴很明确地知自己是个极其迟钝的人,包括在感情方面,也不例外。


即使被多位队员提及:艺兴,世勋他,是不是对你太亲近了


他也总是露出酒窝笑笑,毫不在意的说着


因为那是我喜欢的弟弟呀。


是的啊,因为是喜欢的,粘人的弟弟,即使很喜欢扮酷但还是有着软软年糕音的,爱撒娇的弟弟呀,所以,亲近一点也没关系的吧。


可当张艺兴的反射弧慢慢的回来的时候,关系的失控早就发生了。


他不懂那个时候为什么要答应和小孩同床的建议,奶包还没有长开的有点圆的脸上带着笑,眼睛弯成了亮亮的月牙,他听见他撒娇地说:layhiong,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大概是习惯了弟弟的撒娇,又或者说是彼此太熟悉了,连他逐渐侵入自己的领地都毫不自知。还有...还有..


剩下的最后一个念头他不敢去想,可还是清晰地冒了出来:也许自己也是期待着世勋一直跟自己在一起,不论,多么亲密。


顺理成章的一起睡背后藏了很多从前的张艺兴不敢去触碰的想法。他很多时候在迷惑,不明白自己的情感,也不明白自己的内心。


他回想起那阵子太过于亲密的时间,他们明明前一个晚上还在一张床的两个被子里,小孩离他离得极远,可第二天,他永远是在吴世勋的臂弯里醒过来的。离得很近的帅气的脸和贴的很近的滚烫的身体。


他看的极其入迷,因为吴世勋醒的很迟睡得很沉,他起身从他臂弯钻出来的动静再大也不会惊醒他。所以他很放肆地去看躺在他身边的小孩。张艺兴想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喜欢漂亮的事物和人。


可逐渐的,他发现他总是将注视着吴世勋脸庞的注意力沿着小孩那完美的,尖刻的下颚线向下移,然后聚焦在有点干涩的,看着有着坚硬又柔软质感的唇。


好想尝一尝。身体着了魔似的朝旁边凑去。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吴世勋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内疚和羞耻一下子从身体里涌到脸上,他的脸颊连同眼睛都在热热的发烫。


不受控制凑过去的身子一下子僵住,可还没等到他退回来,就被突然睁开眼睛的吴世勋按住头朝向他的唇靠去,炙热的呼吸对碰着,张艺兴还在呆愣着,口中的城池就迅速被侵略,舌头交换着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他满脑子都是晕晕的,被动的接受着口中肆虐的舌头。


直到察觉到吴世勋的手悄悄地摸上他的后腰,一条腿顶入他的两腿之间色情地摩擦着,他才突然清醒。


他用力地推开吴世勋想飞快地逃离床铺,却又被小孩以极大的力气重新抓回来按在床铺上压住,他呆愣愣的看着吴世勋,看着他皱起的愠怒的眉眼,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好像惹恼了他。


张艺兴不敢去对视吴世勋的眼睛,他嗫嚅着嘴唇自欺欺人地道歉说世勋,我..我是无意间做出的举动,你,你忘了吧原谅哥,好不好。


然后又抬头带着讨好望向吴世勋,


他承认那时候他害怕坦白,却更害怕世勋讨厌他。


他本以为会听到责问,结果却被一下子抱住再一次堵住了嘴唇,可这次不同于上次那样急切的吻,更像是缓缓的带着不确定的试探。


张艺兴听见小孩趴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layhiong,我喜欢你,你也 喜欢我的吧。这样子让我忘掉,哥你是不是太狡猾了。然后冲着他苦涩地笑。


乱了套了一样。


突然发现自己喜欢自己疼爱的弟弟,突然间被喜欢的人告了白,又突然间心里愧疚到紧缩在一起。


我..我不是..


张艺兴想张口辩解什么却又被吴世勋的下一句话堵住:


layhiong,其实,也喜欢我吧,不然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想要,亲我


他还记得吴世勋讲完后自己热的滚烫的羞耻的被揭穿后的脸,以及自己无力又说不出口的拒绝。


跟我在一起吧layhiong,我想好好爱你。


他浑浑噩噩地抱住身上人早就不再单薄的肩膀,极其轻微地近乎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窃喜声在他的耳边响起,还有,他的心里


他还记得告完白后的小孩一直缩在他的脖颈旁小声抱怨 你知不知道我多喜欢你啊layhiong,我喜欢了你多长时间了,你怎么到现在才喜欢上我呀...


他至今还对他有些愧疚,愧疚自己的反射弧太长了,兜兜转转许久才爱上他。


但张艺兴依旧庆幸和窃喜,庆幸趁好的相爱还来得及说出口,互相依恋的爱人最后还是在一起。窃喜吴世勋比他爱上他要更早一点,窃喜他一直在等待着自己。


(勋兴)kiss me (part one)

张艺兴的场合:

他第一次看到吴世勋的时候,小孩还小,但总是绷着一张脸冷眼地看着他。

他原以为这样子的小孩会很难相处。可在金钟仁的帮助下,他们慢慢地熟了,他才发现小孩从里到外都还是一只爱笑的奶包,笑起来弯着亮亮的月牙眼,嘴里的小虎牙微微的露出来。

有着很帅气的脸,至少张艺兴这么觉得,无可挑剔的肯定会让一众人心动的脸。他大概是在熟悉后就留意起了小孩的一些小习惯。比如十分喜欢喝奶茶,比如一紧张就会摸摸鼻尖,比如特别喜欢缠着熟悉的哥哥撒娇...

那个时候身高的差距还没有显现,比他矮上一点的小孩在熟悉起来后的某一天开始,就好像突然患上了极度严重的皮肤饥渴症。

最开始只是搂住自己肩膀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都后来变成围着自己的时间越来越长,以及,以及越来越多的暧昧的不敢戳破的动作行为。

那个时候迟钝如他,只把那些当做一个弟弟对于哥哥的依赖和喜欢。他把他当做亲弟弟一样宠着纵容着,却忽视了小孩看着他的时候越来越难以捉摸的神情。

吴世勋的场合:

吴世勋第一次见到张艺兴,是在一间昏暗的练习室,他被好友金钟仁拖着去的地方。

然后他遇见了张艺兴。他在跳舞,练习室的灯被调的很暗,镜子前面只有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人在练习舞蹈,太白了,吴世勋心想。明显比别人白上好几个色号的张艺兴在昏暗的灯光下还是近乎反光。他看到张艺兴因为他们的突然闯进而微微瞪大的双眼,和张开的嘴巴。

傻傻的,他在心里默念着。

他冷着一张脸,早早成熟的少年有点老成。吴世勋基本对于一切陌生的人和事物都保持着警惕和打量。他听见张艺兴冲着金钟仁打招呼,又把有点懵懂的视线投在他身上。

吴世勋并不是特别想结识他,可当张艺兴还带着稚气的甜甜的汽水音响起来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伸出自己的手冲着他说 我是吴世勋。

但是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时候,他又不禁在心中稍稍懊恼,带着半放弃的心态,反省自己还是不够坚定成熟。

他自我暗示着,带着刚转换好的冷冷的神情再次抬头看向张艺兴,却又被一深一浅两个酒窝迷了心智。你就是世勋呀。吴世勋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带着软软的腔调说着自己的名字,很突兀的,很莫名的心情就好了起来。

吴世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留意起惦念上张艺兴的,只是他在买奶茶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眼睛瞟向绿茶的菜单,只是他在跟着金钟仁和张艺兴练舞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站在距离张艺兴很近的地方。

他身上有着甜甜的蛋糕的香味,吴世勋总是冒出这样的想法。

而真正的失控来的很突然。

吴世勋还记得他看到因为练舞的负荷太大,张艺兴腰疼地躺在练习室的地上蜷成一团睡着的时候的样子。背心的裤子之间因为疼痛时挣扎,而露出了一大段空隙,白皙的布满细密的汗珠的后腰呈现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性感又让人心疼。他本来是抱着完全关心的态度想去帮张艺兴揉揉他的腰,可却鬼使神差地跪坐在他的身边,着了魔似的伸出手沿着腰线一路探上他潮湿的后背,而当吴世勋终于被张艺兴在睡梦中的痛哼惊醒的时候,他的一只手臂已经环绕过他的侧腰探到了胸口,而另一只也完全覆盖在沉睡着的人的小腹,连他自己也难以想象的色情地半搂着张艺兴。

吴世勋慌慌张张地跑出练习室,在平静下来后近乎可耻地发现自己起了反应,硬的发疼。可他平复不下来,满脑子都是张艺兴半露的腰,和潮湿的后背。

如果艺兴哥跟我做爱,他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吴世勋控制不住地想,近乎疯狂地在脑子里幻想张艺兴在他身下被贯穿时候的样子,然后释放出来。

乱了套了,他心想,可他并不打算克制。

吴世勋一向是那种惦念上了就一定要得到的任性的人。

他开始不着痕迹地亲近张艺兴,越来越顺手地搂着,越来越刻骨地暧昧着暗示着。

他还是把我当成弟弟。吴世勋总是有点气急,可转念想到自己是艺兴最喜欢的弟弟,又忍不住想微笑。

但我不想永远只做他的弟弟。

(后面还有,但得需要时间努力写出来(哭))